中文  | English
 

刘韡

2006年获CCAA中国当代艺术奖提名奖。

1972年生于北京,1996年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他是中国年轻当代艺术家中最有魅力的一位。创作媒介广泛,包括绘画、影像、装置、素描及雕塑等等。


刘韡的艺术创作始终围绕着他所谓的一种内心秩序。关于秩序的思考,在他自早期以来的大量作品之中呈现为一种体系和主线。例如在他早年的“反物质”系列作品中,我们可以窥见其对秩序的思考和颠覆——人们平时看到的东西多是其外貌,能否将这些东西的核心像翻一件衣服一样的翻出来使其展现在人们面前呢?于是他把一些家用电器拆开,里面朝外重新组装,将这些常见之物的另一面展现了出来。同一个系列“反物质”的中后期创作以及后来的“刘韡的物”中,刘韡又通过切割,重新塑造了一种具体化的秩序。为什么要切割?因为按照刘韡内心的那个秩序和审美要求,他认为所见的一些日常物品不美,需要通过切割来达到他内心的那个标准,正如画画的时候人们也是依据自己心中的审美标准和秩序规则改变笔下之物一般。在“刘韡的物”系列作品中,刘韡更是通过将切割后的物品和其他废弃日常用品上印上“刘韡的物”标签,使之成为“名牌”,为自己塑造的一种新秩序赋予了身份。

有人说刘韡的创作是形式主义的,其实不然,刘韡在艺术创作中也非常关注社会与现实,他认为,应该有一种更井井有条的社会秩序,只有以社会秩序改变一些乱的状况才能让每个人的积极性和自由得到发挥。他收集废旧家具和拆迁垃圾中的废木料,和用于制作狗咬胶的牛皮,极其严谨地按照自己心中的秩序所创造的一系列雕塑作品,如“爱它,咬它”、“W-IO-OW”和“这仅仅是个错误”等,我们可以将它们看作是刘韡对社会秩序和审美秩序的深刻的思索。诸如狗咬胶、破烂木窗、废旧木料等一系列廉价而看似肮脏破旧的东西,却在刘韡的手下变成从规模到气魄都宏伟庄严的建筑雕塑——狗咬胶制作的布达拉宫、废旧木料与狗咬胶共同制作的教堂建筑等等,无不展现出令人惊奇的巴洛克式的宗教感与壮丽。而之所以能够实现这样的宏伟效果,本质原因就在于刘韡所说的那种秩序。和谐的造型,复古优雅的色彩 搭配,皆是刘韡心中那种难以言说的美的秩序的直接表现。因为秩序,物本身的美才得以展现。对于一个社会来说,亦是如此,良好的秩序是和谐、自由和美的必要条件,这种秩序则是刘韡一直向往的。看完刘韡的作品,第一反应肯定是“酷!”和“美!”而其背后深刻的思想观念与严谨的思考和创作,则可以给我们更多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