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张献民

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教授 出演电影《巫山云雨》、《颐和园》、《举自尘土》、《缺失》、《人生若只如初见》、《柔情史》等。 著书《一个人的影像》、《看不见的影像》。 2005年成立影弟工作室,联合制作剧情长片《举自尘土》、《街口》、《糖》、《鸟岛》、《金碧辉煌》、《孩子》、《大雾》、《青年》、《盒饭》、《老驴头》、《老狗》等,纪录片长片《风花雪月》,短片集《暂停》、《青国青城》。 担任监制或艺术指导的影片有《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一个夏天》、《我的青春期》、《缺失》、《路边野餐》、《我们梦见电影》、《塔洛》、《额日登的远行》、《轻松+愉快》等。 2017年担任艺术指导或监制的进行中项目:《何日君再来》(已完成)、《好友》(后期中)、《之子与归》(后期中)、《东北虎》、《长风镇》、《鲜美》等。 2010年起任天画画天(北京)影业有限公司艺术总监 2011年联合创办“齐放”和“艺术中心放映联盟”。 任香港、台北、釜山、云之南、中国纪录片交流周、广州纪录片大会、飞帕、克莱蒙费朗、西安民间影像展、首尔数码、Ebs、鹿特丹、凤凰纪录片、亚太电影奖等电影节或大赛评委,长期任亚洲纪录片基金评委。 在国内组织独立影展。在巴西、意大利、韩国、奥地利、法国、英国等地组织展映中国独立电影。

评委陈述

    为了纪念CCAA中国当代艺术奖评论奖十周年,评委会决定授予张献民的写作提案《公共影像》以特别奖。在支持中国独立艺术批评十年之后,评委会希望通过此次授予这个奖项,鼓励艺术批评跨越既有边界,超越当代艺术的狭隘定义。
    张献民的方案并没有像传统的艺术批评那样聚焦于艺术家的个人创造,而是将触角伸向一个与当代艺术紧密相关的视觉文化与媒体文化领域。
    张献民是中国独立影像最重要的推动者和评论者之一。他持续地介入和写作是对独立影像的巨大鼓励,其早期的著作《看不见的影像》开创了属于他的独特影像评论写作风格:让评论语言和影像语言相呼应,并勇敢地说出自己在影像内外所看到的一切。本次获奖的《公共影像》,关注的是另一类“看不见的影像”,这些公共影像因为它们太流行和公开,以至于被人们视而不见。
    张献民的研究将用富于洞见的目光打量它们,把它们视为景观社会的征兆,从而探索其背后暗藏的公共美学趣味和意见,以及这些影像的生产、流行、分配是如何楔入到整个社会的生产体系当中。


获奖提案
《公共影像》研究计划

公共影像的研究计划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个案的研究。这个研究以媒体写作为方式。自2004年开始,经历了与《书城》、《南风窗》、《南方周末》、《凤凰都市》等纸媒的合作,成功或没有成功,直到2015年经历了与微信公众号“瑞像馆”的合作。
此研究的前史是我对不可见性的关注、推广和研究,那些研究也以媒体写作为主要方式,于2004年结集出书《看不见的影像》,前后写作两年。在写作的后段,已经开始思考所谓“视而不见的影像”,对此有几种尝试定义的办法:
1、退而成为背景的影像
2、最广泛播放或被最广公众最经常看到的影像
3、广泛分享的影像潜意识
4、所有不要钱(比如通过盗版)而能便捷获取的影像
5、受到广泛分享从而我们拒绝观看的影像
6、在经历向读图时代的转变之后再升级为视频时代的过程中各自心目中将“统治”我们的那些视频
7、只属于公众没有任何私人属性的影像
在决定写作“公共影像”系列之后,我先做了四个采样:午时的电视广告、子时的电视广告(确切讲是12:00-01:00)、央视新闻联播(相隔十五天的两次采样)、央视春晚(相隔一年的两次采样),并进行分析。之后的采样工作没有一开始严谨,比如盗版领域对好莱坞枪战场面的采样和日本AV的采样、网吧聊天头像的采样。
对这些采样或公共影像样本的写作前后持续了12年。它的漫长主要缘由是纸媒无法发布有关新闻联播或春节晚会的评论文章,基于我们共同领悟又几乎无法言说的原因,而我又比较倔、坚持媒体写作必须在媒体上发表。在漫长的时间之后,可能是我学乖了一点,或者是纸媒跨越了受公众或官方关注的拐点,纸媒又能发表了,于是这些个案研究在14-15年之间完成了。
这个过程中,收集了很多反馈,反馈对后来的写作有很多影响,比如部分海外学者、媒体编辑、匿名网友。希望我继续的是一种声音,比如顾铮老师,提示我应该再写各个城市热衷于“生产”的城市形象片,台湾几个大学生说希望我写夜店的背景视频,但是我终止了,没有继续。
这些个案研究主要色彩是文化批评,每篇由一般性阐释、技术分析和文化批评三个部分构成。
本提案附件之一是这系列文章的一篇。

第二阶段的写作,开始于今年春天,现在正在继续,我个人希望尽快取得结果,最晚在今年(2017)年底。
它有两个开端:作为对不可见性的深度研究、以及对媒体写作的深度的不满足,2010年开始、我写作着我称为“抽象系列”的长文章。这个系列在第五篇有关“社会变动中的时间线与不依赖叙事的影像时间线的同构”问题中卡壳了,自2012年到现在没有继续。那是我非常失败的一次严肃写作经历。
另一个来自90年代末我尝试写作的版权系列,那个系列从来没有开始过,虽然当时有核心刊物同意发表4-6篇的系列。
此第二阶段的写作目标是一篇长5-10万字的文章,以抽象的方式阐释“公共影像”。它可能是对公共影像个案研究的一种总结,或一篇超长的序言,或与个案研究形成上下篇的关系。考察前辈的写作,麦克卢汉的《理解媒介》(1964)是一个接近的例子,以带诗性的语言描画整体、是该书的上篇、再进入下篇的单个媒介研究。我的公共影像写作,比学术前辈差得很远,除了对中国现在状况和互联网今日面目的应时应景之外,只能发力或展开到五成,这是我的自知之明,但我仍希望它对目前的状况有解释、对未来有启发、对国际学界有一点影响。
这篇写作内部分为“公共”、“影像”和“研究方法”三个部分。
“公共”章节的理论部分来自哈贝马斯和布尔迪厄,历史性的讨论会非常少量地涉及国学中道统末期的太学和乡党体系、现当代人类学对乡村神性聚会的研究(扶乩、幽游、道场等)。此章节主要在马克思主义的延长线上,学术贡献最突出的是过去十年中我逐渐完善的一整套社群等级划分,这套理论也应该是整个写作的核心。
“影像”章节的理论,部分来自德勒兹,也会对佛教经典有引用,如《诚唯识论》中有关“相”、“心所”、“辨析”的议论。这个部分还会有部分引用来自当今的互联网工具开发者,如腾讯的微信团队。
“研究方法”的章节是对此写作本身的阐释。我预计整套写作并不会得出一个结论,我有必要对写作时间之长、使用方法之错综复杂做出梳理,并为未来可能对活动影像与观看者关系的研究者提供一些路径。

此第二阶段的写作目前进行到“公共”章节。这是目前我唯一的写作,在完成它之前我不会插入别的写作。
此第二阶段的写作将与第一阶段的写作一同构成一本书,第一阶段的文章引起了个别出版社的强烈兴趣,在第二阶段写作完成之后,此书应该能尽快出版。
本研究计划暂时没有申报任何国内外大学的科研项目。
从今年年底到明年,我在国内外的讲座和发言,如果话题能由我做主,我将都以公共影像的抽象总结或深度阐释、也就是目前正在进行的写作为主旨。目前规划中的有在美国独立电影协会等机构的交流,将于今年12月份进行。

本提案的最后部分是自我阐释。
年轻时我其实对人不感兴趣,想做一辈子大自然的摄像师。后来做了老师,有点牛不喝水强摁头的意思,算是生活所迫吧。由老师的身份而开始写文章,由于文章被友人们看好、被拉拽着或托举着做了中国独立电影的策展人,既啼笑皆非,也是我的荣耀吧。随着时间的推移,缺乏深度阐释,是我工作中和思想中的主要缺憾,想来与古代或国外的某些知识分子一样,实在不行,只好自己上了,责无旁贷=被逼无奈。也不知我这样讲,是否太直男。
深度写作可能是我彻底退休之前最重要的研究任务。
但这个写作开展得非常不顺利。个人能力是第一个不利因素。友人们难以合作是第二个原因,公共影像的写作,本来可以由众人来合作完成,但同行不受我忽悠,晚辈急于挣钱买房,到头来我还是个孤独的写作者。昨晚读到布尔迪厄写福楼拜说“《包法利夫人》我一共挣了三百法郎,刚够纸钱(我注:那时候手写,很费纸)。艺术只能为了艺术的乐趣。”
我作为电影制作者的身份,与深度写作基本没有互动。策展层面有很多互动。另外,一些App的开发者、尤其2015年互联网创业风向集体转向短视频时、不同的年轻人向我咨询,他们的所思所想,对这套深度写作,有不少启发。

感谢你对本提案的阅读。希望不是太枯燥。

张献民
17年9月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