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孙逊

2010 最佳年轻艺术家 孙逊 参展 一场革命中还未来得及定义的行为
2010 最佳年轻艺术家 孙逊 参展 文字元年战役
2010 最佳年轻艺术家 孙逊 参展 魔术师党与死乌鸦
1980年出生于中国辽宁省阜新。2005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次年,成立π格动画工作室。现生活并工作于北京。 孙逊近期个展包括:没有意义的注脚,WALL/LADDER/MACHINE,纽约,美国(2012);主義之外 — 孙逊个展,香格纳北京,北京(2011);诗歌工厂,荷兰动画电影节,中心美术馆,乌得勒支,荷兰(2010);21克,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2010);时间的灵魂,巴塞尔乡村半州美术馆,巴塞尔,瑞士(2010);兽儿们,MAX PROTETCH画廊,纽约,美国(2009);人民共和动物园,埃塞克斯大学画廊,科尔切斯特,英国(2009);他的故事, 孙逊个展,香格纳H空间,上海(2009);新中国,翰墨美术馆,洛杉矶,美国(2008)等。近期群展包括:第七届亚太地区当代艺术三年展,现代艺术美术馆及昆士兰美术馆,布里斯班,澳大利亚(2012);中国当代艺术二十年之——中国影像艺术,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2011);中国发电站 - 第四站, PINACOTECA AGNELLI,都灵,意大利(2010);日以继夜 或美术馆可为之若干事,外滩美术馆,上海(2010);爱知三年展——都市的祭典,爱知艺术文化中心;名古屋市立美术馆等,日本(2010);2009 奥地利电子艺术节,林茨,奥地利(2009);中国发电站:第二部分,ASTRUP FEARNLEY现代美术馆,奥斯陆,挪威(2007);等。


评委评语

在一个讲求酷,最新,还有最复杂媒体技术的时代,全球的艺术家, 有意识地回到一种更老的媒介技术上,同时也是较慢的图像,比如说手绘的动画片,许多重要的、深受欢迎的视觉艺术家如:来自南非的 William Kentr i dge和东欧电影人Be I a Tarr的作品中,都可看到相似的,一种几乎没有色彩的、黑白的、表现性的冗长,史诗般的叙事,关于近代历史,充满区域性的冲突和张力等特点。在数字3D技术的快速发展中,石器时代的动画,找到了其回到艺术家工作室和电影院的路,彷佛一场视觉抵抗运动,比如说动画中的定格技术。

年轻艺术家孙逊的案例也是如此。他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的版画系,在他的插画和动画片中,采用的是一种新的「把水搅混」的工作方法。他的作品通过重新书写实践方法,成为一种抵抗方式,这种手工艺般的 方法,似乎已经永远消失于这个高度个人化、充斥著看似民主的互动式 电脑程式的环境中。另一方面,孙逊和他的同事试图重新创作一种作为 大众文化的电影,的确,孙逊的动画片和网路上的flicker个人相簿,以及最早的电影有著相似性。

最近几年,孙逊的片子曾参加过许多国际电影节,他的作品「英雄不再」、「黑色咒语」,重现了一种消失已久,史诗般的电影传统, 这种传统,从爱森斯坦(Sergej Eisenstein),到克里斯马可(Chris Marker),到王兵(纪录片铁西区导演),再到邱黯雄,都有相似的电 影语言维度。和他们一样,透过拼贴真实和虚构的物件,孙逊打开了记 忆的不同层次,来对抗记忆抹去和彻底遗忘。

当我们谈到近代中国政治和社会的矛盾以及不完美时,孙逊的作品, 所体现出来的折衷的「被胁持的」特色,以及看似原始或传统的图像和 声音,都帮助观者塑造了自己看问题的观点。虽然孙逊的作品还很年轻, 却扮演了一个记忆的影院,在这个影院中,孙逊提出了这个问题:哪一 段中国的历史,我们想要记得或是参与其中?